渊极

Bitte bitte gib mir gift.
一个游客,详见置顶.

[APH/冷战组]一分钟的荣耀/One Minute of Proud(1)

  • 写在前面

    本文为科学家露×项目米。人类为了抵御外来侵袭想尽一切办法研制武器,一个大胆的设想被大众青睐并拨款实施了。时代背景类似于三体,人们重于人文环境其次才是文明发展。后期露子将受到不公平的待遇。结局很差不过露子赢了。露主角,罗莎出没。性格会有一些偏差,如露子在这里并不病娇。这方面仁者见仁。


伊万在一片寂静中听见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。有人关掉了冷舱的制冷机器,外界暖和的空气像他的血液一样滚滚而来。他被解冻了。
他冬眠的时间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长。他躺了几十分钟,或者又是几个小时。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去做,比如现在到了最后的决战日,人类需要他弄出一样致命的生化武器;但这通常是没机会的。他用冬眠人贫乏的分析力想象了一下,侵略者的方式类似于闪电战。在短时间内迅速破坏一切,制造混乱,对于石子大的地球来说没有任何代价进行缓冲。地球会被一炮击穿,死状如同埃博拉病毒的受害者。解冻他的是人类。他睁开了眼睛。
横在头上的透明管手臂一般缩走。他碰了一下舱壁,光滑的蛋青色有机材料板就泛起了一圈圈涟漪,这让他想起了冬眠时刚面世的触屏手机。更惊奇的还在后头——空无一物的舱壁上映出了一行漂亮的英文,不仅极尽溢美之词地欢迎他(这让他很舒服),还体贴地为他提出一条条生活建议,比如买哪个牌子的日用品啊,他该去哪里领补助金啊,甚至连他的遗产也讲的清清楚楚,特别说明了现代法律与古代的不同。伊万为他刚才的想法羞愧。“神奇的时代,天堂一样的时代!实在太人性化了!”
地板此时起了细小柔和的波纹。“您终于愿意醒啦。”一位身材姣好的女护士把他扶下了冬眠舱,她凉丝丝的手指像一根根雪白的蜡条。他后来才知道它是机器人,但这有什么关系呢?它的皮肤和真人一样有弹性,又是那么温驯。他甚至有些不自在,轻轻松开了护士的手。还没等他迈出一步,他的衣服就自动从某个不知名的地方传送过来。幸福而便捷的时代。他满怀喜悦地按动门把手,正准备跨出冬眠室,脚下的变动让他惊叫起来。地板差点将他拖倒。他惊惧地看着这片会自动滚动的地砖,它们被划成两条,各自滚向不同的方向。护士带着笑意地接过他的手,牵着他上了传送带。
“现在是哪一年?”他左顾右盼,问道。他们经过一幅巨大的玻璃幕墙,没有轮子的汽车在高空轨道上急速滑行,摩天大楼的阴影时不时投到他们身上。现代人活在美丽的画里。
“您冬眠了158年。”美丽的机器人回答道。
“我的孩子,你们为什么要将我解冻?”
“您要完成一项您提出的工程。”
护士干巴巴的回答让他有些失望。“我冬眠前可没有这个权利。”
机器人没有解释,只是按了按左腕上的小按钮。一扇半透明的浮窗立刻弹了出来,伊万看到里面是他些许潦草的笔迹。这是他的《超级英雄》设想。
“您在危机纪元开始之初发表了这一篇文章,它广受欢迎,大家都赞同您的想法。为了付诸于行动,就解冻了您。”
“可是……它很幼稚。我可以做其他更有意义的工作。”
他朝护士望去,料想能得到机器人不管他,自顾自地介绍下去:“我们将提供您最优秀的研发团队和先进设备,您拥有令人钦佩的才华!我们热切地希望,我们急切地盼望,您能让那位英雄从您的草稿本上站起来——“它饱含不属于它的深情,朗诵一般接着说:”站起来,带着人类走向未来!太阳永远属于伟大的文明,属于我们!“
伊万怔了一下。多么磅礴的措辞!他快被这股狂风刮倒了。他不记得他写了什么,对了,那是他看了某本漫画后草率的想法,还有同学笑话过他呢。那本漫画的作者,见鬼,我怎么记得这个——好像是个叫阿尔弗雷德 琼斯米国人。像一切庸俗套路一样,男主角拯救祖国甚至是世界,当然还有那美丽的女主角——伊万甚至怀疑是不是所有单身男人的女神都一样。他为他的幼稚后悔不迭。不,他大口呼吸着,当务之急不是这个。他该怎么回答,他该怎么做,这个时代的人为什么需要这个。很可疑,他需要时间去搞清楚。先要稳定好情况。好的。就这样。他抬起头,低声说:“我尽力。”
机器人笑意叠加了一层:“我们会满足您的一切要求。”
“谢谢。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一个真正的活人?”
“柯克兰小姐正在大厅等候。”机器人点了点右腕,一位女子的形象浮现在他们面前。她化着妆,一头打理考究的金发,一双翠瞳和她脖颈上缠绕的吊坠一齐闪亮。这是一名年轻而成功的女士。“柯克兰小姐富有爱心,睿智而善良,是政坛上最受人们欢迎的新星。她是您工作的监督人,您的行为全程为她负责。”
嗨,聪明的女人。这可不是什么好形容。除了阿尼亚他谁都不感兴趣。阿尼亚,阿尼亚,她早就去世了吧。他有点伤心,但她没死在末日之战。这是好事,你该高兴才对——伊万心头有一丝莫名的酸楚。这种想法类似危机纪元之初的失败主义者,为各国攻讦抨击。人类不可能停止繁衍,有了和平年代的安乐者,自然也有扛起枪的战士。人类不能首先抛弃自己。他被寄予的是支援未来的使命,不管受的要求如何费解,都要去肩负。士兵不必清楚指挥官的意图。只需要服从,只需要完全地奉献。有这样的成员,人类才有胜利的机会。他拿出信任和工作热情来。

他们到了。伊万好奇地环顾大厅四周,望着那悬浮在天花板下散发磷光的星星般的金属球。水沿着弓形穹顶泻下,落到一面墙边的荷花池内。水塘边,罗莎 柯克兰双手抱臂高傲而优雅地瞪着他。她修长的腿,比水波还曼妙的曲线——漂亮的像从T台后走出的天使。他有些错愕地问机器人:“你确定罗莎 柯克兰小姐是一名政客?”
机器人板着一副和蔼可亲的脸,甜美而僵硬地回答道:“现代整容技术使得人们亲睐于美貌或英俊的人。
不可思议,伊万想着,他们也许会青睐我。他想笑,却笑不出来。


罗莎柔顺的金发瀑布般洒落。她威严地打量着伊万,从头顶到脚跟,又从脚跟到头顶,最后客套地伸出手:“你好,尊敬的伊万 布拉金斯基教授。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我还没升到教授呢。他也伸出手去回礼:“见到您是我的荣幸。”
“您不必这么客气——你是冬眠者中少有的天才。你提出了超级英雄构想,嗯,一颗火星。你该受到礼遇才对。”
“谢谢。”
“这项计划大受欢迎,您是最佳人选。不用紧张,布拉金斯基教授,我们会为你提供一切技术和资金,还有庞大的助理团队——他们都是当今最卓越、最有才华的年轻学者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不会认为困难吧?人类已经在生物学上获得重大突破。人类的大脑只有10%获得开发,我们还有剩下的90%……你没有理由不成功……”
“柯克兰小姐。”伊万好不容易找了插嘴的间隙,“您该了解过相关知识,人在外太空连张纸都不如。你们更需要激光炮塔而不是一团罐头肉。最后,请一位物理学家。”
罗莎粗暴地打断了他。“一派胡扯。”她语气里带着蔑视,“您居然认为困难。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我知道你懂得很少。”
“那真对不起。我没办法理解这样荒谬的任务。”伊万冷冰冰地回答。这个时代的政客直率而张扬甚至冒进。英雄是拿来鼓舞人心的。这不是好选择,即使是超人也会折断脖子。不理智的冒险,而现在他被押着当先驱。稳住。不能让冲动害了自己。他接着说:“不过我尽力而为。”
“差不多。这是你的义务。”
大厅里的空调吹得伊万发抖。镇定,先想想要干什么。首先要明确英雄的条件,然后再想办法将它拼出来。他感觉自己就像个无助的集团军军长。
“告诉我你们的标准,提供必需的装备,比如一位合适的母亲。”
“你对现代的想象真是太匮乏了。”罗莎叹息着摇头,“怀孕分娩对女人来说是不人道的,人造子宫技术在十年前就完备,胎儿完全可以体外发育。你会体会到我们发达的科技的。”她带着伊万走上一条传送带。它又长又阔,像一根金色的光滑丝绸缠绕在建筑的森林间。“接下来我会带你去见欢迎你的民众,作为这个项目的启动仪式。他们会呈现出他们心目中的英雄。我们将统计结果,作为英雄的最终形象。”
人生对伊万太有戏剧性了。浪潮一样快,一样强力和可怖。他必须尽快融入到现代社会中去,否则将对他的工作造成巨大的障碍。这里的视野比他在冬眠医院中的更宽广。他对面是全市最高的大楼,树一般开枝散叶,银色的冠像一朵反光的白云。河流般有完美曲线的传送带(应该是人行道)穿梭其间,人们如同在上爬行的蚂蚁。他再往下看,被一条斑斓的毯子吸引住了。那是一座聚满人的广场,由于人们的衣物和手举标语以及纷纷扬扬的投影变得五彩缤纷。
“那是什么?”他想看清那些投影和标语。
“全市最大医院的广场,示威者在那里反对坠胎手术。”罗莎回答,“他们认为一个受精卵,也该得到尊重。很无聊。”她顿了一下,“五分钟后我们就到了,你还有一个演讲。希望你有点口才。”

评论
热度(30)

© 渊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