渊极

Bitte bitte gib mir gift.
一个游客,详见置顶.

一个年轻的天使去伦敦办手续。办事处的负责人是个苏联文化专员,平时看报纸喝加糖的茶混工资,周末去酒馆买五百克伏特加在冰箱里存着,每逢节假日拿出来喝。这个文化专员因为疏于打理,加上常年不回天堂,翅膀开始掉毛,小腿也出现了静脉曲张,依靠一位朋友的神秘东方偏方姑息治着。年轻的天使约定时间开着摩托车找他,碰见他在公寓和一个恶魔待在一起。年轻的天使见状,便拧拧车把理直气壮地去夜店,跟漂亮的黑皮小妞扭了三个小时的屁股,买了五杯红油漆一样的果汁。

他带着汗臭味去找文化专员,开门的声音让文化专员把钢笔尖扭断了,流了一桌墨水。

文化专员听明来意后不愿批准年轻天使的策划书,年轻的天使威胁他把他与恶魔来往的事情捅给上面。文化专员说他们是同事之间的正当会见,因为那个恶魔是东德文化专员,他们的情况属于组织内的友谊。

跟年轻的天使扯皮一个小时后文化专员翻电话本点了外卖,阻止年轻的天使翻他冰箱,因为里面只有酒。

两个人对着杂志探讨长裙与短裙的妙处,文化专员想起他昨天刚去看了一场芭蕾舞,但是给年轻的天使穿实在是暴殄天物。年轻的天使问他,他把他的炎剑放在了哪里,他想借用一下。文化专员让他去壁炉里找找,他可能用它当助燃剂了。

露: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,觉得我们天使在骗钱?钱有流到我们手里吗?

评论(2)
热度(28)

© 渊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