渊极

Bitte bitte gib mir gift.
一个游客,详见置顶.

[刺七/柒十三]一次缝合

简介:全文内容如标题。平行世界,故事地点发生在斯坦国,有一定程度的乔装打扮。练习性质,一发完结。

分级:Teenager+

警告:含少量血腥描写。






《一次缝合》






为了方便讨论任务事宜梅花十三和柒订了双人间,当然有两张床。遮光窗帘和浴室玻璃的偏振片被严严实实地拉上了。她是在斯坦国首都机场凭直觉认出柒的,他穿了一件品味老土的夹克连帽衫,背着半人高的旅行双肩包,双手揣兜里研究地铁线路图。师傅告诉过她这次任务来头比较大,首领已经派人在第一站接应她。她以为是潜伏在斯坦国的线人,不想首领直接把他最好的暗影刺客派出去了。但并不是太意外,按经验判断柒出现在哪里都有可能。

酒店是梅花十三订的,她考虑了预算、地理位置、交通与室内环境等因素,确定了一家商务旅馆。在前台他们把伪造的护照交出去,假称自己是来斯坦国度假的旅游者。这间旅馆由于种种原因并没有完全智能化,譬如入住退房等项目仍保留了人工服务。这样瞒过去的几率大些。

他们在登记表上签了自己名字。

“请问您需要几间房?”前台小姐问。她看上去是个外来务工者,因为她的笑容是典型的斯坦训练标准。

“两间单人间。”柒说。

“不,一间双人间,两张床。”梅花十三说。前台点头开票,于是他们拿到了一间双人间的房卡。一进门他们就拉上窗帘分头把房间扫描了三遍,直到确定找不出摄像头或窃听器为止。

“我不太想住双人间。”柒坐在床沿背对着她把他带的行李倒出来,里面主要是一只药箱和他的换洗衣物,她瞥见了一条印着蓝色圆形小鸡的短裤。

“双人间说话方便。双人间便宜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如果你想换我去跟前台说一声。”

“我无所谓。”于是柒不再提这件事了。


+


第一个晚上非常不自在,第二个晚上他们已经能坐在床垫上咬着铅笔头分析材料了。玄武国要的东西被一名叫杰克的窜匪从原先跟踪的目标手里抢走了。这个人恐怕只是为了牟取倒卖赃物的暴利,并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。但这给他们添了大乱子,货物可能不知道被转到谁手上,他们就要进入盲端了。

“这人是在道上混的,专门做海盗生意。”柒端详了一下照片说,“他结了蛮多仇。”

“现在很多人知道他刚做的事情。刚刚线人的消息,他到斯坦国了。”

“那就是斯坦雇佣了他。先跟他一阵子,不要惊动他们。”

他放下笔爬起来去洗澡。这一天他们大部分时间花在整理情报上,比她先前任何一个任务都长。柒看上去更有经验,但梅花十三相信他更不愿等待,更想直接了结这件事。他们不能直接在路上做掉杰克,还要忍耐着等到他幕后的金主露面为止。在斯坦国境内光天化日之下杀掉他们的高官,也算是玄武国对他们挑衅的警告。两国在桌下互相踢对方的腿,台面上总归不敢正式打起来。


+


玄武国这边出了内鬼,他们卷进了斯坦国地下街道的帮会火并,虽然他们没有暴露,但池塘里的石子已经投进去了。混乱中有人砍中了梅花十三的前臂,兴奋的鲜血鼓舞着她,让她忘却疼痛,把她的短刀送进行凶者心脏里去。她用膝盖抵着尸体腹部把刀拔出来,撤退时才发现她的血滴了一地,把袖子整个湿透了。烧灼般的疼痛姗姗来迟,差点令她拿不住刀。她小心地收刀,在肘关节上方紧紧地用布条捆了一圈,然后按着手臂离开了现场。她从旅馆后门上楼,竭力掩饰自己的异样,摸出房卡开了门。

她冲进卫生间摘掉面具,把袖子剪掉,在水龙头下清洗伤口。冷水接触创面时她疼得嘶了一声,浓稠的深红色血被稀释成褐色,打着旋流进下水道。见伤口被清洗干净后,她走出卫生间,把师傅给她的药膏拿出来,准备敷在上面。柒坐在床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为什么不用护体神功?”他问。

“我们在斯坦国。”她没空回答他,握了握拳,刚才疼得太麻木,只怕她的手被废掉了。好在手指尚且能自如活动,她的肌腱没有被伤到。创口不算太深却比较宽,现在血已经止住了,留下一道狰狞的梭形破口。她拔出瓶塞准备把药膏抹上去。虽然会再疼一次。

“你别动。”柒说,“你这么长的伤口要缝针的。”

“不用那么麻烦,”她按着肱动脉末端,觉得伤口在和它一起跳,“我涂药包扎一下就行了。”

“会感染的。”柒用笃定的口气说,这让她非常想拒绝他。“你的手臂这样会留疤。而且保不准一定能好。”

“那你来弄。”她索性将药瓶推到一边,“你会缝吗?”

“比不上专业的,但也搞过几次。”他打开药箱的盖子,里面是一些针线、纱布和瓶罐。他拿出一个喷罐摇了摇往她手臂上喷去,她先觉得一阵刺痛,然后渐渐没有了感觉。

“斯坦的产品,能让你暂时失去痛感。”他介绍了一下,然后他拿出一根棉签沾了碘伏给创口周围消毒。她瞪大眼睛看着他的操作。他又用箱子里的洗手液搓了搓手。

“你不要乱来。”她注视着他把线穿进直针里。她见过刀兵无数,但直面尖锐的针头依旧涌起不适感。他挤压她的前臂,让伤口两缘贴到一起,然后从一侧进针,拖着线从另一侧穿出来,手指在线上绕了几圈娴熟地打结,再留了一点点线头用剪刀断掉。这就是第一针。他隔了一厘米缝第二针。

她紧张地看着他的手指在皮肤上动作着,他每次进针时食指会按住她一小块皮肤,由大拇指和中指旋转着针,把它推进去。而他打结的速度眼花缭乱,像是有肌肉记忆一样。柒的手指不算粗,却和她的手一样结有剑茧,触碰皮肤的感觉并不细腻。在削弱的感官下她还是能感受到柒手指的移动,他冰凉的指尖踩在她的创口周围,一点点将它收紧。她觉得柒非常小心,他帮别人料理伤口与他果断的杀伐相比笨拙多了,因而更加谨慎。但他并没有不耐烦的样子。

“好了。”他剪断最后一根线,他缝的并不算太漂亮,但他尽力了。盯着针尖长期集中十分的注意力还是相当耗费心神的,“然后你用纱布包起来就行了。”他发现女孩的脸有些红。

梅花十三脑海中自动浮现出首席刺客做刺绣的样子,天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想。她甚至觉得日后即使柒想洗手不干,他也能找到一口饭吃,而且那只饭碗绝对能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评论(8)
热度(90)

© 渊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