渊极

Bitte bitte gib mir gift.
一个游客,详见置顶.

[凹凸世界/雷安]越过高山越过平原-01

  • 经典的皇骑Paro,不愿当国王的皇子雷总和受国王委托带回雷总的骑士安哥。暴力血腥战损预警,开篇对安哥不友好但我还是爱他的。

  • HE保证。因笔者过于咸鱼懒癌,剧情发展将会很跳跃。


+越过高山越过平原-01+


BGM- Over The Hill And Far Away


花月 上旬七

“起来!魔鬼!”昏暗中有人说。

拂晓时分,水手拖上一个双手被锁于背后的人。四只手按住他的肩膀使他屈膝,此人肩胛颤抖,但他的脊背努力挺直。他上身只着一件血迹斑斑的衬衫,几圈绷带潦草地缠着创口,底面渗出的黑血在其上晕染开来。水手在四周站成狭小的弧形,一人执鞭上前,神气地挽了个鞭花,随后鞭影抽打畜生般向俘虏袭来。第一鞭在他的胸膛上拉出一道长长的血痕,第二鞭交叠其上,有的水手开始画十字,而俘虏闷哼了一声,空气中弥漫着愉悦的空气。血一般的朝阳从海潮中浮出,阴冷未散的海风洪水般在甲板间乱窜,粗暴地令桅杆呻吟。男人依旧头颅低垂地跪地,鲜血顺着他的衣褶一滴滴跌下来,积成一潭薄薄的小圆。他是海盗船上的入侵者,且是雷狮船上的入侵者,他现在是新鲜的,尔后会碎成一地腐烂的肉末。

有人想用匕首进一步料理他,但是被喝止了。他的手掌只有半截,包着白布煞是可怜。“不要让尖的东西接近他,他手里有剑就是魔鬼!”

“懦夫!”持刀者讥笑,“这孙子手被吊着,一条胳膊还被我们刚刚折了哩!”

“你懂个屁!”残废的海盗指着他的鼻子高吼,“你没看见我们跟这混球的战斗,天杀的,他杀了我们足足十九人,直到他的剑卡在死人的脖子里!我们在岸上对付这恶鬼,你却躺在船舱里呼呼大睡!”

“唧唧歪歪给我闭嘴!”那宽脸海盗扔掉匕首,一脚将沉默的俘虏踹翻在地。他痛苦地在地上蜷起身子,带血的唾液被他呛咳出来。“不用剑,我还可以用脚。”海盗得意道,踩着俘虏的脊背令他不得翻身,用鞋底碾压他的创口,血和灰从皮肉间流出来。有几人见状也加入这可耻的行列,他们像见血的蝇蛆大啖烂疮与脓汁。“嘿,别把他玩死了!”有人喊,“雷狮船长还没来看看这个怪物哩!”

“我们才没打算杀死他,”另一人愉快地把俘虏踢到人群一侧,像料理一只麻袋,“我们只是在招待他——我们在有礼貌地好好招待他。”

喧嚣突然静止。肃穆的风暴席卷了甲板,人群被切成两片。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直走进包围圈中央,此人正是鼎鼎大名的海盗雷狮——而浑身是血的俘虏石头般躺在他正前方。年轻人身后跟着一位神情严肃的少年,紧随船长的脚步。“起来。”雷狮用脚晃了晃那人的肿胀的手肘,听见长而发颤的气音。他挥手,两个部下便把男人拽起来,年轻人扳过他的脸,撩开他肮脏打结的头发与他对视。俘虏没有挑衅,也没有退缩。

“啧。”雷狮拧了一把他脸上的淤青,满意地看到俘虏扭曲的表情。他饶有兴趣地问身后的手下道:“他有说什么吗?”

“哈哈,老一套,净是些给贵族老爷当狗的蠢话,像什么‘正义不会屈服’‘骑士不会袖手旁观’之类,三岁小孩子都不信呢。”此人轻快地答道,嘴角上张,胡须上满是唾液。听罢,海盗们都笑了起来,抓着他肩膀的男人更是炫耀般地摇晃他。几个参与施暴的海盗唱到:“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傻瓜,傻瓜——别人喜欢找乐子,他却要舔别人脚窝跟!”

“舔脚跟?农村老奶奶的脚跟涂了蜂蜜吗?又香又甜,改天我也要试试哩!”

“滚你的,她们脚上都是牛粪!瞧他对女人那德行,怕不是要舔哪些别的地方呢!”

年轻人饶有兴趣地揪起男人的头发把他拽近自己。男人的脸非常精彩,除去干涸的血迹、擦伤和青紫,他的眼神没有丝毫虚软。它是一面难以摧毁的坚盾,其后甚至藏着闪光的利刃。“爵士,你杀了我十九人?”他拍拍男人脸颊。

“这是你们恶棍应得的下场,海盗雷狮。”骑士喑哑而不卑不亢地说,偏头避开了他。

“好一个恪守道德的骑士!”雷狮抚掌大笑,旋即扇了他一耳光,打的他鼻血横流,一侧脸颊高高地红肿。人群爆发出了欢呼,他示意把俘虏放开,俘虏虚弱地单膝着地。

“你身上的气味臭不可闻,比我的船还要臭。”雷狮用脚尖推了骑士一把,听见了咬牙声,“看在你剑法的份上,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。”他环顾四周命令道:“给他一把剑!”

窃窃私语在人群中回转酝酿,最后沸腾为喧哗。他们搬出酒桶开怀痛饮,酒水乱溅,纷纷为囚徒的死法下赌注。一把剑快乐地被丢在俘虏脚前,俘虏慢慢地转过身体,笨拙地用剑刃切开绳子,他的右手被划开了一道新的口子。他活动活动流血的右手,小心地把折断的左臂放到身体一侧,然后抓稳剑慢慢站起来,做出一个防御的姿势。雷狮满意地接过另一把剑,通体莹蓝的剑身闪着寒光。他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到骑士对面。

“那是我的剑。”骑士嘟囔。

“你如果敢让我大哥流一滴血,”站在骑士背后的少年忽然说,他便是雷狮的私生表弟卡米尔,“我不会让你这么简单就结束的。”

雷狮劈手一剑,骑士侧身堪堪避过,斜走几步朝海盗后背穿刺,被海盗轻易挑开。骑士后退躲过一记劈砍,用剑身格挡住下一记,手腕用力转身将剑锋甩开,并往海盗腰腹处递出迅猛的一剑。他奇幻地刺偏了,或者说海盗避的太快——海盗侧身砍中他的右腕打掉了他的剑,一脚踢跪他用剑指着他的咽喉。骑士单膝着地右手撑地,指尖定在离剑柄有两寸距离的地方。他眼睛里的利刃出鞘了。

“久仰大名,近卫军骑士安迷修,”海盗踢掉了剑,“不知阁下到蔽处有何贵干?”

安迷修直起身子擦了擦嘴角的血,瞪了他几秒,他看上去非常吃惊——最后他不情愿地说:“殿下。以我的忠诚起誓,在下奉国王之命护送您回归王都。”

“忠诚?你们近卫军盛产叛徒!”雷狮听罢干脆利落地往他左臂竖切了狠狠一刀,几乎剜下他一条肉。血流如注,安迷修没有力气呻吟便瘫倒在地,他的肌肉绷紧又放松,条条青筋暴出,甲板上只有他凄厉的喘息。他痛的一步步前爬,拖出长长的血迹,雷狮漠然置之,最后安迷修的右手竟触到了地上的剑柄,并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它。雷狮冷笑,踩住他的手,感受掌骨的弓起与随后下塌。安迷修慢慢地转动手掌,一点点松开。骑士昏了过去。

雷狮绕着骑士走了一圈。他转身吩咐卡米尔道:“给他处理伤口,安排他一个凑合的房间。”

“老大,”一个观战者醉醺醺地说,“他身上有皇家公厕的臭味,我们不把他吊在桅杆上喂乌鸦吗?”

此话引得海盗们嘿嘿大笑,正想有所动作却被一声剑鞘顿地定住。“都不准碰他!”雷狮抬手道,“活畜生永远比肉干值钱。”

“他是我们的货,我要卖了他。”


花月 中旬四

雷狮定好了主顾,只欠取锚起航。此番旅途凶险,他决定把卡米尔留在岸上,并嘱咐了他相关事项。安迷修会死,但不能死在他手上——幸而安迷修的仇家非常多,其中一位定了高价,收益够他们再买一艘船。肉食者鄙,他们的手段想必不会比阴沟里的脂肪干净多少。运气好的话,他们渡过角湾约莫花费两周时间,然后在港口短暂的停留。人心叵测,不得不谨慎。他猜测上层社会中他的身份不是秘密(而安迷修竟然不知道,一切更像是巧合)——这层关系从不是保护,而是危险与耻辱。他想过消失在滔滔海潮中,航行到世界永夜的尽头,海洋与苍穹冻结为一体,只有月光不见天日,而权争与世俗永远不会打扰他。他行走海上,然后安迷修出现了。

安迷修靠坐在干草堆上小憩。一周时间内他的创伤痊愈了大半,如此恢复速度不禁令他啧啧称奇。他非常放松,但是见到他时不自觉地紧张。

“殿下。”他起身行了一个礼。

“安迷修爵士,”海盗倚着门愉快地说,以打断他的阵脚为乐,“托你的福,我们的航程很顺利。”

“承蒙夸奖。”骑士谦卑地说。

“你大概在两周后就到达‘剧院’,他们对你非常期盼。我得到雇佣费,你受到招待,开心吗?”

骑士一愣。“殿下!”他喊,欲言又止,最后说:“殿下,您怎么能……”

“你对我发了誓。”

“我向陛下发的誓。我效忠于国王。”

海盗抓过骑士的领子,往他的眼睛中看去。那里面没有剑锋,只有被桎梏的古旧的愤怒与迷茫,以及一些执拗而无趣的东西。他失望地松了手。“你只是害怕你没有狗链。该死的,我父亲脚前的泥土有如此魔力,还是你脑子里全是这些陈腐的板条吗?”

“殿下,这是我作为骑士的责任。不论如何,我都要把您护送回陛下身边。”

“奇人,”雷狮摇摇头,“你可真是个奇人。我难以想象,你坚持的不过是一坨狗屎,你是怎样把它全部吃下去的?”

“雷狮!”安迷修愤怒地喊,雷狮觉得他此时比方才有趣多了,激怒安迷修可能成为他日后的娱乐活动之一。“你不过是一个烧杀抢掠的恶棍!若我没有任务在身,我定要清算你的恶行!”

“正义可嘉,高尚的骑士,不过别忘了你待在哪。”他鼓了几下掌道,“我抢劫商船时,你在哪儿?我屠杀无辜的妇女儿童时,你在哪里?不,”他背手上前一步,将阴影投到骑士眼中,“你只能缩在狗笼里看我践踏你金贵的正义。”

“正义从不会被践踏,公道自在人心。”安迷修坚定地说,“你能折断我的手脚把我扔进监狱,但你不会长久的。”

“我吗?”他讥笑道,“但你已经要死了。”

骑士站起来。“我现在还活着。”

“那是你蒙受了我的仁慈。”他的嗓音轻而温柔,房间内静的只有回声,“你发誓保护我,对吗?”

剑刃在骑士眼睛中浮动,他的眼睛是绿色的,不是夏日阳光下树叶的绿色,而是河流偏蓝的绿色。“我的确发了誓。”他最后说,“但我没必要为你而死。我只是从来没想过,你竟然是三皇子。”

“王冠令我蒙羞。”他干脆地说。

“无耻之徒。”他从骑士的话语中感受到恨意与鄙夷。“是。”于是他坦然自若,摊手道,“我只可惜不能换掉我的血。因为你总像苍蝇一样跟着我。”

“那是我的誓言,与你无关。”

海盗低头瞧了他一眼,感到怜悯又混着其他感受,最后把它归咎于对愚蠢的无言。他应该点破他的愚蠢让他的心血淋淋地暴露出来吗?他是否应该为安迷修惋惜,因为他有绝佳的剑法,却长了一颗不可救药的脑袋?

“爵士,”他愉快而轻佻地嘲笑道,“你对国王发誓保护一个恶棍,却在我面前冠冕堂皇地说论正义,你不感到羞耻吗?”他无视骑士的表情,推门扬长而去。


+TBC+

评论(4)
热度(20)

© 渊极 | Powered by LOFTER